klmntvrq

香港《文汇报》报导,对立派一向诡计论称,特区政府会藉修订《逃犯法令》和《刑事事宜彼此法令帮忙法令》,向内地移送政治犯如此,而大力阻遏有关修例主张。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昨日着重,与国际间有移送逃犯的组织,以处理严峻罪过,朴实为显示社会公义,法治社会中无人可赶过法令,而任何一个现代社会都不该成为逃犯天堂,有关组织与政治无关。他并批判,一些闻名法令界人士和立法会议员明知有关实际,却仍作出这些毫无实际依据的指控,行为卑鄙。汤家骅在昨日播出的电台节目《给香港的信》中,一开始就引用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说话︰(现代政治)培育出更多的挫折感、两极分化、瘫痪、过错的决议和失去的时机……没有动力去实践达到某些工作;越来越多的政治家仅仅趁波逐浪,鼓动愤恨和仇恨的火焰,而他们本应是消防队的人物。他以为,香港现时正是这张狂的缩影。他指出,修例主张列明日后移送疑犯由行政长官宣布证明书,并由香港法院逐一个案审视是否同意,从法治和社会公义的视点,你不会想到任何人,乃至律师会对立有关修订,但惋惜实际却是相反。关于部分闻名且有资格的律师和立法会议员声言,政府逼迫香港法庭判别内地司法制度是否充沛、使用修例去移送政治犯予内地等言辞,汤家骅并不认同,他说:人们会期望这样的指控仅仅依据对法令的无知,而不是摆政治姿势。已列明无关政治罪过他着重,有关修订朴实为显示社会公义,法治社会中无人可赶过法令,而任何一个现代社会都不该成为逃犯天堂,香港亦不例外。他指出,修例列明只要46种严峻罪过的逃犯才干被移送,傍边并无任何有关政治、社会秩序的罪过,有关行为在香港亦须是可被判监多于12个月的罪过。汤家骅续说,修例更列明疑犯不会由于触及其种族、宗教、国籍及政治见地等而被移送,而本地法庭若以为触及这样的成见成分,亦不会答应移送逃犯。除了上述约束,汤家骅表明,修例还有其他保证办法,如疑犯不行再被引渡至第三个当地,或被一罪两审等,以保证有关人可遭到公正审问。有关条文内容一向是现行法令的一部分,以为任何人都无理由会质疑修例的意图和影响。至于对内地司法制度的质疑,他说,在许多与香港有移送和司法合作组织的国家中,其司法制度并不抱负,这正是为何香港在任何情况下,都会保存必定的自在裁量权,以保证在极点情况下正义得到蔓延。斥政客诬蔑法庭名誉汤家骅重申,上述种种其实都是依据实际和法令准则所说,批判部分人质疑特区政府会无视法令,乃至质疑香港法庭会无视法令、为北京效劳,彻底是没有理由和依据,着重香港终审法院在国际上享负盛名,傍边的法官亦是位置崇高,这些彻底没有依据的指控,当我们想想是出自一些闻名的法令界人士和政客,而他们明知有关实际,这是更卑鄙的。汤家骅以为,即便不睬其他事项,香港与约35个国家有逃犯移送和司法合作的组织,与自己国家却什么都没有,这是香港司法制度中最不能承受的缺点。他指出,有关问题早于1999年自己任大律师公会主席时已提出,至今20年仍未执行任何和谐,故是次修例尽管迟了一点,但总好过什么都没有,冀香港的政客可将法治和社会公义置于一己的政治议程之前,做正确的事,去支撑修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